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行业资讯 > 国标出台动力电池回收门槛高 短期难见直接经济效益

国标出台动力电池回收门槛高 短期难见直接经济效益

点击:27 日期:2017-10-12 选择字号:
      虽然国家在不断完善动力电池回收体系,但在落实方面差距甚远,整个体系依然存在严重短板。《拆解规范》的出台进一步保证了动力电池安全、环保、高效的回收利用。
      随着动力电池报废潮的临近,越来越多的企业及资本开始布局动力电池回收。面对当前行业没有任何框架性文件来规范动力电池回收的尴尬处境,相关国家标准一经出台,立刻引发业内人士的极大关注。
      高工锂电网获悉,由工信部提出的国内首个关于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明确指出回收拆解企业应具有相关资质的国家标准《车用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拆解规范》(下称《拆解规范》)将从2017年12月1日起正式实施。此外,自2018年2月1日起,《车用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余能检测》等三项动力电池新国标也将正式实施。
      作为《拆解规范》的主要起草者,邦普集团副总裁兼汽车循环事业部总经理余海军告诉高工锂电网,随着动力电池报废量的增大,拆解不规范很容易引发安全隐患及环保问题。国家标准出台以后,对行业安全拆解具有规范指导作用。
      “很多资本希望投资动力电池回收这一片新蓝海,而国家标准会对动力电池回收技术门槛、技术工艺等加以引导,这对于投资者也有参考价值。”余海军补充道。
      回收难题有望解决标准引导走向成熟
      据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GGII)预测,随着电动汽车市场规模不断增长,预计动力电池的报废量也会出现快速增长的趋势。2016年动力电池的报废量约1.2万吨,到2020年我国动力电池报废量将达到24.8万吨,大约是2016年报废量的20倍。
      如此大规模的动力电池“报废潮”,处理不当的后果相当严重。以动力电池电解液中的六氟磷酸锂为例,这种溶质在空气环境中容易水解产生五氟化磷、氟化氢等有害物质,对人体、动植物有强烈腐蚀作用。稍有不慎,极有可能带来“二次污染”,甚至灾难性后果。
      2013年前国内铅酸电池回收行业就出现过严重问题。彼时缺乏资质的个人和小作坊非法回收铅酸电池,直接排放废弃酸液,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教训十分惨重。尽管新能源车用动力电池主要采用相对环保的锂电池,相比铅酸电池污染性弱一些,但如果回收处置不当,也极有可能重蹈当年铅酸电池覆辙。
      所以,如何安全回收、环保处理,加强废旧动力电池的规范化循环利用,避免新型固体废物引发严重的环境后果,成为业内人士普遍关注的大难题。
      事实上,早在2012年,国务院发布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中规定:要加强动力电池梯级利用和回收管理。2014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的指导意见》也提出:要研究制定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政策,探索利用基金、押金、强制回收等方式促进废旧动力电池回收,建立健全废旧动力电池循环利用体系。
      自2016年以来,工信部又相继出台了《电动汽车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技术政策(2015年版)》《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行业规范条件》《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行业规范公告管理暂行办法》3个文件,明确废旧电池回收责任主体,加强行业管理与回收监管。
      需注意的是,虽然国家在不断完善动力电池回收体系,但在落实方面差距甚远,整个体系依然存在严重短板。
      第一,缺少针对性法律。目前规范废旧电池回收的主要是环保部等出台的部门规章和指导性文件,仅有原则性规定;第二,无明确责任约束。相关法律法规效力层级低,十分零散,没有任何强制性措施保证电池生产企业承担回收责任;第三,回收体系不完善。大量废旧电池流入非正规渠道,非正规回收企业拥有成本优势,使得正规回收企业面临材料不足局面。
      业内分析认为,《拆解规范》的出台进一步保证了动力电池安全、环保、高效的回收利用。加之《车用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余能检测》等三项动力电池新国标将正式实施,进一步完善了国标体系的构建,动力电池回收和梯次利用的无序状态有望改变。
      余海军向高工锂电网透露:“《拆解规范》的报批稿比初稿其实降低了一些要求,特别是技术条件的门槛。起草研究组考虑到,一些新进企业可能有很东西还需要去尝试摸索,才能找到成熟的路线与方向,所以给予了一些推荐性质的技术条款进行引导参考。
      企业大力布局回收3-5年难见直接经济效益
      废旧锂电池回收业务在2017年快速升温,得到了越来越多锂电企业的关注和布局,这些企业渐渐形成了锂电材料系、动力电池系和第三方机构等三大派系。
      一是锂电材料系,以华友钴业、寒锐钴业、厦门钨业和天赐材料等为代表;二是动力电池系,以国轩高科、比亚迪、宁德时代、天能动力、中航锂电等为代表;三是第三方回收系,以邦普、金泰阁、格林美、芳源环保、赣州豪鹏、金源新材等为代表。
      上述企业纷纷加速布局锂电池回收再利用是为了延伸产业布局、保障原材料供应、提升企业竞争实力及资源回收利用经济效益。随着未来动力电池市场集中度的进一步提升和竞争加剧,率先布局锂电池回收更能抢占市场先机。
      从长远来看,动力电池回收是值得投资的,但由于尚处于起步阶段,企业布局该领域还是得谨慎。一家专业回收企业负责人告诉高工锂电网,通过专业的财务模型和市场测算显示,动力电池回收前期需要大量的技术投入和设备投入,在3-5年内很难见到直接的经济效益。
      赣州市豪鹏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总监高威乔表示,处理动力电池,比处理其他普通电池,需要投资更多成本,主要涉及运输成本、测试成本、拆解成本、环保成本、包装成本、仓储成本和售后成本等。其中,环保成本、运输成本和拆解成本是痛点核心。

      与此同时,回收渠道、市场培育很大程度上也限制了动力电池回收的快速发展。

国标出台动力电池回收门槛高 短期难见直接经济效益

      因此,拥有专业技术优势及丰富处理经验的第三方电池回收企业开始形成与上下游抱团协作之势。同时,整车企业、材料企业及领先电池企业也在积极通过与参股第三方电池回收企业或合作布局该领域(见上图)。